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

海銀系重金打造的白酒產業能走多遠?

2020-04-05 16:41

分享到:
旗下財富管理公司被曝計劃裁員三分之一
海銀系重金打造的白酒產業能走多遠?
 
    此時被爆計劃裁員三分之一,究竟是大舉進軍白酒業巨額投資的后遺癥,還是金融強監管重壓下的無奈選擇?近日,有知情人士爆料稱,海銀系旗下平臺——海銀財富計劃裁員,裁員人數將達三分之一,而此舉被冠以優化公司人員結構之名。
    針對該情況,和訊網在聯系海銀財富后對方表示,該消息不屬實,目前公司前、中、后臺人員流動率處于正常平穩狀態,團隊穩定,沒有大流失率的現象發生。
    有行業分析人士對和訊網表示,實際上,在目前大壞境并不樂觀的情況下,海銀系大舉布局白酒行業資金需求量大,加之金融板塊業務近兩年遭遇強監管,出現裁員情況也不是不可能。
    金融業務發展遇阻
    近年來,海銀系通過上市公司ST巖石在白酒行業的布局一直不斷,而背后的原因或因金融行業去杠桿和強監管下的重壓所致。
    在前任實控人因蹭熱點操縱股價被踢出局后,海銀系通過控股企業上海存碩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存碩實業”)聯合其關聯方通過增持、受讓等方式成為ST巖石實控人。
    海銀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官網顯示其始創于1989年,總部位于上海陸家嘴金融貿易區,實控人韓宏偉,其子韓嘯。韓氏父子以豫商集團、海銀財富、五牛基金等主體布局資本市場,還有韓宏偉妻子王沛家族成員負責的上海銀領金融信息有限公司,被稱為“海銀系”。
    以韓宏偉、韓嘯為首的海銀系,控制著多家金融公司,其中以各類基金公司、財富管理公司、互金平臺、小貸公司、擔保公司、租賃公司、典當行為主,關系錯綜復雜。
    曾經一度在金融領域業務開展得風生水起的海銀系,由于近年來金融去杠桿和嚴監管的持續推進,負面新聞不斷。
    公開資料顯示,先是被爆出在舉牌東方銀星(600753)過程中,重慶市公安局曾對豫商集團以涉嫌泄露內幕信息罪、王沛(韓宏偉妻子)等人涉嫌內幕交易罪立案偵查。
    2019年4月初上海證監局開出內幕交易罰單,對違規交易“ST巖石”的牛散張紹波,沒一罰三開出超1.03億元的罰單,并認定韓嘯是內幕信息所涉收購事項的主要決策者。
    在互聯網金融爆發式發展的窗口,海銀系也組建了海銀會平臺搶占了一波紅利。此后由于監管加碼、業務合規性被質疑等原因,目前該平臺已經停擺。
    此外,還有媒體報道指出,韓氏父子家族相關公司牽涉進眾多“民間借貸糾紛”,并被指“非法貸款”、“套路貸”。
    根據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調查發現,天津一起民間借貸糾紛背后直接牽涉海銀系旗下重要平臺銀領金融,以及韓宏偉家族成員王滇、王賀,以及王子、黃炎、王昆峰、朱漢亞等人。
    天津玉鼎商業樓產權目前在金地康成名下,物業管理則為廣友物業,蔡光野為廣友物業實控人、金地康成原大股東。2014年5月和2014年9月,蔡光野通過黃炎進行了兩輪借款,借款金額分別為1.845億元和1.77億元。在2016年5至10月份,其又通過自然人王子借款2.35億,主要是用來“平黃炎借款”。
    當事方蔡光野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這些借款看似是向自然人王子、黃炎等民間借貸,但背后的實際出借方均是沒有貸款資質的銀領金融。”另外,蔡光野還稱,他多次還款都是王子、黃炎或銀領金融等委托、點名轉賬給其它自然人(王滇、王沛、韓嘯等),之后卻不被承認,“相關方互為利益整體,這是典型的套路貸”。
    巨額資金加碼布局白酒業成效引質疑
    在金融業務負面消息不斷纏身的同時,海銀系將目光投向了白酒行業。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初,貴州當地媒體曾報道稱,海銀系旗下海銀集團擬用5年時間在遵義投資500億元打造集現代化、智能化、酒旅一體化的10萬噸醬香型白酒產業園,同時將并購數家遵義白酒產業,并購企業總產能將達5萬噸。
海銀系5年投資500億元打造白酒產業園的目標很美好,但翻閱ST巖石的財報可以發現,目前白酒業務收入僅占公司總營收的很小一部分,而且主要依賴于2018年底收購的議價白酒銷售線上平臺——貴州貴酒云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據2019年半年報顯示,白酒銷售僅為246萬元,而上半年營業收入為7435.61萬,白酒銷售業務占比僅為3%左右。
    盡管目前營收情況不樂觀,但海銀系大舉投資的步伐卻沒有停歇。
    2019年10月15日,存碩實業與天音控股(000829)簽署《股權轉讓意向協議》,收購后者持有的孫公司江西章貢酒業有限責任公司95%股權和孫公司贛州長江實業有限責任公司95%股權,長江實業系章貢酒業的銷售公司。
    此外,公司二股東也就是存碩實業一致行動人的五牛基金,還收購了貴州一家醬酒企業,并欲以此為基礎成立貴州高醬酒業有限公司。
    在2019年11月ST巖石更名為貴酒股份的同時,ST巖石表示為了拓展業務擬設立全資子公司上海軍酒有限公司,注冊資本1億元。
    此后,在2019年12月18日,中國貴酒集團與上海奉賢區西渡街道辦事處簽署中國貴酒集團名酒產研綜合基地項目落地意向書,擬在上海奉賢區浦江沿岸西渡街道選取合適地塊進行開發,建設以品牌研發中心、智能生產總部、名酒銷售中心為核心的產研綜合基地。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貴酒集團總部位于上海陸家嘴,自我定位是一家實力雄厚的創新型白酒產業集團。同屬海銀系,上海貴酒和中國貴酒集團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韓宏偉曾在中國貴酒集團公司第四季度營銷大會上,以海銀集團董事長、中國貴酒集團公司董事長身份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公司在白酒行業有著巨大的夢想和發展愿景,目標是建立一個規范化和國際化的公司。
    從先前的500億規劃,到后續的接連并購,海銀系做高端醬酒、整合醬酒資源的路徑逐漸清晰。但是這一系列的動作之下,所需的資金量也不是一個小數字。
    實際上,白酒產品的研發到消費者認可需要漫長的培育期和品牌沉淀期,在這期間大額的資金投入和市場拓展必不可少,這一行業并不適合賺快錢。
    “高端白酒的競爭,其實本質上是品牌和渠道的競爭。強如茅臺(600519)不用考慮,其它的酒都是需要考慮的。其次,從品牌看,貴酒的品牌非常薄弱,品牌的建設也絕非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尤其是品牌背后所包含的歷史和文化的底蘊,貴酒是完全沒有的。”上述業內分析人士認為,從渠道看,貴酒也沒有任何基礎和優勢,而且海銀系也無法提供任何有效的幫助。所謂的互聯網銷售,在沒有強品牌支撐和線下渠道沉淀的基礎上,是非常難取得好成績的。
急速赛车10游戏下栽